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流放之影 第一百二十一章 约德镇的沦陷(2)

发布时间:2019-09-26 01:06:04

流放之影 第一百二十一章 约德镇的沦陷(2)

“杀!杀!杀!”

大平原的上空,回响着贝鲁骑兵宛如野狼一般的嘶嚎,上万的骑兵,当他们在原地待而不发的时候是一回事,但是当这些钢铁洪流冲锋起来的时候,又是另一回事。贝鲁人自诩是野狼,但是当这些骑兵开始冲锋的时候,他们比起野狼,还要更加的恐怖。

“让长枪兵准备!”托鲁曼低喝道:“所有的骑兵,给我撤到队伍后面去!这些贝鲁人是疯了,所有的家底都拿出来了,我不能让骑兵白白送死!”

“长枪兵准备!骑兵后撤!”“长枪兵准备!骑兵后撤!”

在营地里随时待命的传令兵,飞快地将托鲁曼的命令传达到战地的前沿。

这些长枪兵位于骑兵和盾牌兵的身后,所有的战士下意识地蹲下身体,将粗长的铁枪末端,深深的插进泥土里面,形成斜向上的三十度角,锋利的枪尖,正好对着贝鲁骑兵冲来的方向,枪尖从盾牌上面探了出去,后面一排的战士,伸出自己的右腿,用力压着前排同伴的铁枪末端,以免铁枪在受到撞击的时候跳起来。

这种角度能够有效顶住贝鲁骑兵疯狂的战马,即使是奔驰得再快的战马,撞在锋锐的铁枪上面,也会瞬间倒毙。但是,如果寄希望于依靠这些长枪能够完全阻挡骑兵的冲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骑兵强大的冲击力,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前面数排,甚至是数十排的铁枪兵全部冲垮,战马的尸体,在巨大惯性的作用下,将会完全撕碎他们的防守阵营,后面涌上来的骑兵,则会将他们全部踏成肉酱。

基本上,在前面五排以内的战士,不会有存活的可能,尤其是在面对突厥骑兵锋矢的位置,绝对不会有人幸存。事实上,有勇气站在这个位置的,都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在自己倒毙之前,拉上一个或者数个的贝鲁骑兵垫底。

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这他们的选择。

哒哒哒……

马蹄声越来越响,如同是阵阵的响雷,震得每个人的耳膜都嗡嗡作响。贝鲁骑兵的面目,也越来越清晰,甚至可以看清楚他们狰狞的脸庞。这些骑兵没有提着长枪,而是手握弯弓,马腹下挎着细长的圆月弯刀,浑身上下都带着浓烈的杀气。

当距离诺亚军阵地只有不足二百米的时候,贝鲁骑兵突然用力夹紧了马腹,再次加快了前进的度,马蹄声好像雷鸣一样,已经无法分清到底是马蹄声还是雷声。靴子上的马刺狠狠地踢着马的侧腹,将战马催到最高的速度,战马撒开马蹄

流放之影  第一百二十一章 约德镇的沦陷(2)

,好像一阵风一样的掠过,向着诺亚军的阵地直线冲过来。

大平原被震动得颤抖起来,地上的沙粒在不停的滚动,侥幸还存活下来的野草,也都被震动得全部趴在了地上,根本不敢抬起头来。贝鲁骑兵的身影越来越近,就如同是黑色的浪花,交织成滔天的巨浪,向着诺亚人的防线直线卷过来。

所有的铁枪士兵,都屏住了呼吸,只等着与骑兵碰撞的一刹那,他们的双手,都死死的握着手中的长枪,同时大部分人都闭上了眼睛。他们虽然有赴死的勇气,可是的确没有勇气接受双方碰撞那一刹那的惨烈。在这个时候,闭上眼睛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贝鲁骑兵并没有立刻冲上来,而是突然从中间分开,向着两边飞驰开去。马背上的贝鲁骑兵,侧着身体,在战马高转弯的同时,向诺亚人的前线射出了凶狠的箭镞。骑兵的高速转弯,带起的灰尘却来不及转弯,于是一股脑儿全部都倾泻到了诺亚人的面前,将前面的部队都笼罩在漫天的灰尘里面。

骑射!

这还是贝鲁骑兵的惯用的招数,当初在罗恩和梅里亚还在约德镇的时候,贝鲁骑兵就用这一招,射的城垛上的士兵抬不起头来。

这种骑射的确是相当不错的攻击手段,在正面的冲击开始之前,漫天的箭簇可以迅速打压对方的士气。

嗖嗖嗖!

马背上的贝鲁骑兵,熟练的变换着前进的方向,同时射出凶狠的利箭。

一枚枚的箭镞,呼啸着向诺亚人的阵地射了过来。战马疾驰的惯性,加上弓弦的力量,让来袭的箭镞变得十分的凶猛,有些箭镞破空的时候,甚至要擦出火花来,可见其度之快。

“盾牌兵!盾牌兵!”

不用托鲁曼发号施令,在前方阵地负责指挥部队的下层指挥官,疯狂地嘶吼着,除了前方的塔盾士兵外,还有一些手持圆盾的士兵迅速插在了队伍的行阵之中,将手中的盾牌斜举向天空。

笃笃笃!

贝鲁骑兵射出的箭镞,纷纷打在圆盾的上面。这种圆盾的厚度足到两个手指,即使贝鲁人的箭镞再厉害,都无法彻底射穿,一枚枚的箭镞,要么被圆盾折射开去,要么直接插在圆盾上面,那声音就像是雨滴打在了石头上,滴答滴答,清脆而冷酷。

长期和贝鲁人的交手,托鲁曼不可能不知道抵御骑兵骑射的手段。托鲁曼站在大营的瞭望台上,冷静地看着这一切,直到目前为止,贝鲁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常规的攻击手段,他心中始终萦绕着一丝不安,但是他说不出,发现不了这股不安的情绪,究竟来自什么地方。

上万人的骑兵部队同时放箭,射出的箭簇的数量绝对是惊人的,在这种军团级别的对战面前,贝鲁骑兵根本不需要仔细地瞄准,只要将手中的箭簇微微向上抛射出去,就一定会落在密集的地方阵地当中。数十个呼吸的功夫,诺亚人前沿阵地的盾牌上,已经密密麻麻插满了箭簇,就像是秋天收割之后农场上的麦茬,看上去让人不寒而栗。

当然,只依靠盾牌去抵挡这宛如倾盆大雨一般的箭簇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这箭簇还具有相当强大的冲击力,一部分盾牌兵在箭簇的冲击下动作出现了变形,露出了盾牌下的自己,还有那些手持铁枪的同伴。

莱芜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莱芜治疗阴道炎方法
莱芜治疗阴道炎费用
莱芜治疗阴道炎医院
莱芜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