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神曜天穹 第0077章千斤重担肩上落(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0:23

神曜天穹 第0077章千斤重担肩上落(上)

唐煌陷入到沉默之中。

当初之时,前往的南方边境,彻查高震三十万大军覆灭之事,在见到战场之时,他的心在滴血,鲜血流淌汇聚为溪流,战士的尸体遍地,黑色的乌鸦在上空盘桓,啄食腐肉,许多战士虽然已是倒地,手中的武器却是紧握在手,双目圆瞪,似乎在向上天诉说着内心的不甘。

唐煌在战场之上待了足足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之中,唐煌一动不动,但是他的心却是宛如刀搅一般,滴血不止。

一道微弱的呼喊将他悲怆的心情之中唤醒。

一位浑身遍体鳞伤的战士,孱弱的举起了手臂,干裂的嘴唇之中,低声的叫着喊杀之声。

唐煌的心这一刻触动了。

方圆数十里的战场,唐煌全部安排人将其清扫,将数千名重伤的战士从死人堆之中救出,将那些死亡的战士细心的安葬。

做完一切,唐煌感觉自己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从战场上救下的数千战士,全部归于司天府管辖,全部安置在司天府的护卫之中,唐煌也是没有去刻意的改变什么,那些从死人堆之中救出的老兵则是全部的保留了在军队之中生活一切习惯,每天按时的出操,努力的训练。

因为有些事情已是在他们的心中打上了烙印,根本使得他们无法释怀,更无法忘记。

跟随着唐煌走出军帐之外,一声集合命令下出,所有的黑甲战士几乎是在十息的时间集合完成。

黑色的铠甲,银色的长枪,森森然的杀伐之意,带着强大无比的压迫气势,让李朝阳的内心之中震撼不已。

唐煌微微的点点头。

看着这些老兵脸上有些殷切的神色,道:“我知道……你们一直想要为当初死去的战友报仇雪恨,也知道你们已是苦等了二十几年,但是你们还要再等一等,时机还没有成熟,一旦时机成熟,我保证,历史的真相一定会还原,一定会血债血偿。”

话语落地有声,在略显空荡的军营之中回荡。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压抑许久的情绪在彻底的发泄着。

唐煌的眼神之中流漏出一丝悲戚,但是很快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愤慨。

许久之后,归于平静。

李朝阳被唐煌推到了前面。

“这是书院的弟子――李朝阳。”

“你们也是知晓,五年之前我受了重伤,修为在不停的倒退着,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但是……现在我必须要选择接班人了。”

唐煌的声音很平静。

所有的黑甲老兵都是一致的保持着沉默。

“今日,我便是向你们言明,我选择的接班人,便是眼前的李朝阳,书院的十杰之首。”

一口气,没有丝毫的停滞,唐煌将自己内心之中的想法讲了出来。

李朝阳不由神色一变,对于唐煌突如其来交付的重担,感觉有点无法承担。

“大司命……这……我无法……”

李朝阳的话语有些散乱。

唐煌却是仿佛没有听到,看着神色平静的老兵,继续道:“这……就是你们的少司命,未来司天府的接班人。”

所有的老兵都是将手放在胸腔,微微的弯腰,然后不停的拍打的胸腔。

铿锵有力的声音连续不断的响起,在震慑着李朝阳的心神。

李朝阳不知道该去如何拒绝,这些老兵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于自己的尊敬,也许在外人看来,他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而已,何德何能,可以号令这些老兵。

但是……这些人却是义无反顾的接受了唐煌的命令,没有丝毫的拒绝,没有一丝的怀疑。

一切的一切,都是发生的太快,根本不给李朝阳机会去拒绝。

沉默了片刻。

李朝阳看着这些老兵,浑身上下流漏的铁血气息让他敬佩。

“我李朝阳在此起誓……他日……定当为你们讨还血战的公道……血债血偿。”

唐煌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笑意。

“好!”

响亮的声音从老兵的口中传出,震动夜空。

唐煌苍白脸上露出的笑意愈发的旺盛。

……

……

将四千老兵交付给李朝阳,唐煌带着李朝阳离开。

夜空之中的大雪下的更加疯狂,走在大路之上,脚下不断的传出吱吱声响。

唐煌似乎格外的享受,有时候还刻意的多踩几下。

“要知道,小时候家里很穷,一年到头,每天都要为生机奔波,只有在大雪天的时候,才会有片刻的清闲,所以我很喜欢下雪天的日子,忙中偷闲,还可以堆雪人,打雪仗……”唐煌细细的回味着,神色在露出几丝欢喜。

不知道为何,李朝阳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师姐。

那个整日冷冰冰,唯独对自己露出的笑意的冰仙子。

“不知道师姐在知晓我从剑阁之中带出十柄绝世神剑之时,又会作何感想呢?”李朝阳的内心之中默默的想着。

朝前走了几步,看着落在肩头的雪花。

李朝阳又想起了当初在陨落小镇遇到的破尘与凡心师徒二人,正是与他们的相遇,才是将自己夜夜烈火煎熬的剧痛减轻了许多,也是将隐藏在暗中的麻烦有了破解之法。

“活在当下……”

李朝阳嘴里低声的念叨着破尘在大雪之时说的一句话。

走在前面的唐煌忽然脚步一缓,似乎有些失神,嘴皮微微的动着,好像在重复着李朝阳刚才讲述的那句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意,脚步格外的轻快。

走出小巷之外,唐煌带着李朝阳进入了一家很是稀松平常的院落。

院落之中,两棵巨大的槐树枝繁叶茂,几乎覆盖了整个小院,厚厚的血落在树枝之上,有些弯曲。

“这里是原来老司命的院子,他讲过……司天府整日处于昏暗之中,惩治凡人,有损阴德,所以种上了这两颗槐树,来吸收身上的阴气,现在槐树犹在,却是物是人非。”抬头看着槐树,唐煌轻声的道。

李朝阳轻轻的点点头

,作为回应。

唐煌转过头,看着李朝阳,神色变得认真起来,“身为司天府的少司命,有些事情,也该你知道了,免得……”

语气微微的一滞,唐煌继续道:“免得那天我死了,你可以继续将事情做下去……”

清远治疗妇科医院
自贡治疗卵巢炎医院
怀化治疗卵巢炎费用
清远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自贡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