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空武 特别篇:西漠暗线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7:44

空武 特别篇:西漠暗线

此篇内容与正文无关,不阅读并不影响理解,需慎入、慎入、再慎入……

滴…某年某月某日,

几个月前,中州沐家沐广的一个念头,成为了整个西漠篇的开端:‘沐家,怎能交由一个外人來掌管,,’

这是一个寻常的夜晚,在沐广从花楼散心回來的途中,突然发现有位黑袍人找向自己,而且开始交谈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想成为沐家家主吗,”

对方沒有过多的停留,而是只留下一个地点,最后给出三天的时间,到时不会再等待答复,

沐广刚开始并沒有多少的想法,但奈何实在不想交由外人掌管,终于是在第三天赶往预定地点,也在那里得知到黑袍人的身份,,五品丹师,巫毒,

“既然你想成为沐家家主,那必须得先提升到五品,不然凭什么取代那小鬼,对吧,”对于巫毒的这个言论,沐广自己也是很清楚,但奈何炼丹天赋有限,怎样都提升不到五品,

“我有办法…能让你提升到五品,”巫毒说出的这句话,无疑是让人很心动,不过貌似却有风险:“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往西漠那边打听下我的名号,”

“在他人看來…这是条不归路,你可得考虑清楚,当然,我也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巫毒说完后再次沒有过多停留

,留下的是心情难以平复的沐广,

不出半天,就已打听到巫毒的有名事迹,沐广印象中也有这么号人物,只是沒想到竟然会找向自己,

一方面是梦寐以求的五品丹师,另一方面是未知的代价,沐广再三纠结后选择了前者,常年停滞的感觉是深有体会,也只有那样才能拿回家族主动权,

对方不可能平白无故帮助自己,沐广很清楚可能会是存在交易,决定了解到后再來看是否同意:“为什么要帮我,你想从我身上获得什么,”

“我们都不是三岁孩子,我也就不再跟你绕了,”巫毒很快说出了他的意图:“我想要…你们家族的信物,,木阵图残卷,”

虽然家族信物早已残缺,但好歹也是家族的象征,沐广当即就果断的拒绝:“不行,”

“你先听我说,”巫毒像是早已预料到般,依旧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听说木阵图能够消除武者间的武气差异,我觉得这可能会是晋升到六品的突破点;所以我就想拿來稍微研究一下,成功的话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

“六品,,”如果说五品已是梦寐以求,那么六品算是从未敢想的;大陆的六品丹师屈指可数,如今听到后也是砰然心动,

见到沐广眼神闪烁,巫毒决定再推一把:“你们家族的信物早已残缺,反正也沒什么用,倒不如…,若是研究不成功,到时还给你也无妨,”

内心经过强烈的挣扎后,沐广同意了这样的交易,只因太想提升丹师品阶:“好,我答应你,”

滴…时间推进,场景变换,

虽然已经顺利拿到家族信物,但是由于缺少主材料炎阳花,将近两个月的搜寻毫无所获,导致交易只能暂时搁置下來,

自从‘巫毒事件’过后,火谷就严格控制炎阳花的外流,如今得不到主要的材料,沐广也有了放弃的想法,

这时恰逢沐宇前來拿回信物,沐广也是因此感到灵光闪现,觉得说不定可以利用此机会,从火之谷丹会中赢得炎阳花,

于是,便有了接下來炎阳花交换家族信物的那个约定……

沐宇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更多还是因二舅不认同自己感到烦心,最后只能拖着沉闷的心情前往西漠火谷,

在火谷,重遇蓝星、结识zǐ云,是唯一能让沐宇感到轻松的事情,平常喜欢的炼丹也变得有些乏味;而他们的突然离去让人出乎意料,难得的轻松心情也很快重归沉闷,

第二天,从沙辰口中得知到蓝星他们离开的缘由后,沐宇也是同样有想去西原城找他们的想法:一方面想看有什么能够帮忙的;另一方面反正自己也要回家族去,

经过第三天一整天的炼丹,终于赢得了新生丹师比试;本以为事情会这样暂时告一段落,沒想到二舅根本沒有交换的打算,

沐宇本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想默默了结这件事情,但一切好似都不如人意:“二舅,别逼我,”

自己尊敬的长辈,不仅不认同自己的身份,而且还突然对自己出手,这些…都让沐宇感到无比寒心,决定…也在心中逐渐确定下來,

“我…沐宇,以沐家当代家主的身份,在此刻将沐宇…逐出家门,从今往后,他与沐家…再无半点瓜葛,”

“沐前辈,我想…你也不用再为难我了吧,”

‘沐…沐前辈,,’突然传來的这称呼,让沐广完全的愣住,沐宇竟会自己脱离家族,这是他完全沒有想过的,

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沐广突然有种自己犯错的感觉,而这时也有些明白大哥的用意:‘大哥这么急着把家主之位传给沐宇,原來真正的用意不在于交给谁掌管,而是想要将他完全的绑系在家族中,’

‘这样的结果,,’如今的事态发展,沐广很清楚不是自己想要的,心中也就涌现出后悔的情绪,沒有多想的就决定去找巫毒,

滴…时间推进,场景变换,

听到想要拿回家族信物的要求后,巫毒脸上瞬间浮现出玩味的笑意:“怎么,你后悔了,”

沐广此刻显然不想再与巫毒纠缠:“你那破方法,我才不稀罕,快点把家族信物还來,”

“你拿回去能有什么用,”面对沐广的再次要求,巫毒也是感到很奇怪:“你不会…真要去给那小鬼道歉吧,”

“沐宇是好孩子,他会原谅我的,”沐广这样单方面的设想,很快就被巫毒无情打破:“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要的那东西不在我手上,”

“你…,”沐广质疑的话还未说出,就听到嗤笑的反问传來:“消除武者间的武气差异,是提升到六品的突破点,你不会真相信这说法吧,想想都应该是不可能啊,”

听到巫毒突然的变卦,沐广瞬间完全的惊住,思绪也开始凌乱起來:“你…,那为什么…,”

巫毒沒管沐广的惊讶,而是在那里自顾自话:“你猜…我这两天干什么去了,要不…我给你一点提示吧,你觉得傀儡掌控、逼走家主的消息,会是谁散发出去的呢,”

“对了,中州的沐家,这时可能也已经得知‘沐广联手巫毒,迫害新晋家主’的消息,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这个家丑外传出來,”

“你…,”巫毒这般异常轻松的话语,却给沐广带來极大的震惊,这时也终于是反应了过來,自己已经中了他人的圈套,

随着心中的怒意涌现,有一股气息暴涨而出……

面对已经爆发的沐广,巫毒脸上却笑意依旧:“你以为能打得赢我吗,我是看你能有些帮助,才会如此大费周章的,”

“你现在大可以离去,要面对的结果就是…一无所获、身败名裂,亦或是还可以选择…晋升为五品丹师,然后就加入我们,”

“加入,,”面对巫毒的拉拢之意,沐广瞬间就浮现疑惑:“你…你们是谁,”

“呵,我们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加入的话自然就会得知,”巫毒这样说着的同时,暗中拿出了个锦盒,接着才询问确认道:“你的选择,是怎样,”

当初那未知的代价,一直以为只是家族信物,沒想到竟变成现在这样,好似也不再有选择余地:‘不管是选择哪样,身败名裂都已注定,因为一旦成功晋升为五品丹师,那就证实了与巫毒联手的消息,’

一边是毫无所获,一边是五品丹师;面对发展至此的事态,一步就能晋升的选择;真的不甘心就此放弃,之前的代价不能白费:“好,我加入你们,”

得到沐广的答复后,巫毒也是松了口气,随后收起锦盒说道:“那好,接下來…我先帮你提升到五品,然后我们再共同研发药物,”

“药物,,”这个词再次引來沐广的疑惑,巫毒想到他已经答应加入,也就沒打算继续隐瞒下去:“是的,先前你去火谷的途中,我有找地方试验了下,取到的效果还挺不错,但是后來配方泄露了,”

“如今急需重新配制,外加药性也需改进,由于时间有些紧迫,所以我就觉得…或许你能有些帮助,”巫毒说得很是平常,但却让沐广大为震惊,,沒想到自己就是这样被选中的,

“药物…配制出來,做什么,”从震惊中恢复过來的沐广,有些好奇巫毒急迫的意图,然而却沒得到想要的回答:“哈,到时你会知道的,保证绝对很精彩,”

两年前如丧家之犬的逃离,变成如今丧心病狂的报复:‘这次…定要让整个火谷都束手无策,我要再把西漠搅得天翻地覆,’

‘这次…我不会再畏惧你们的联合讨伐,’

(本卷特别篇完结,)

汕尾治疗睾丸炎医院
安顺治疗癫痫病费用
锦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汕尾治疗龟头炎方法
安顺治疗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